Akira☆_

唯有感谢可说。
谢谢黯总,也谢谢把这本超级棒的作品带到我身边(各种意义上的)的枫。

谢谢所有Rap,妄想和不敢做梦的晚上。

昨天的
迟来的晚安

假装写了东西
“伸出曾握枪的手想要抓住某些事物的女孩” 一设是这样的
但是现在看来能不能平安画完还是个问题

“我要宰了他。”
“哈?”
“我说,我要宰了他!”

杨树未发的一周。天气已经回暖了。
姚绮杭翻了个白眼,恶狠狠地磨起了牙。
郁燃惊恐地看着面前咬牙切齿的女孩。
“谁?”

“啊,我也不认识。”姚绮杭再次翻了个白眼。“就是晚自习的时候在外面兜兜转顺便把我捞了出去还没收了我iPod的那个老师!”
“你都不认识……”郁燃长叹了一口气。“你冷静点,发生什么了……”
“就是我晚自习听歌画画被发现了现在凶多吉少呗。”姚绮杭第三次翻了个巨大的白眼。“烦死了。”
“不是,你……这是作案工具被没收了吧……没关系吗……”震惊过后,郁燃睁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冰霜的姚绮杭。她走路的姿势看起来还像平常一样散漫,但是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。...

这是一个夏天,天气热得很,知了们放肆地吵闹着,反正也没有人管它们。

这是一支男孩的队伍,一群男孩穿着裤衩和背心,手里拎着小桶和网子,还有各种看起来像是自制的道具,叼着雪糕棍,在太阳下瞎闹。

夏天,知了的大吵大闹,汗水,男孩子的大吵大闹,这一切看起来都很和谐。

唯一不和谐的是,男孩堆里,混进了一个女孩。


白跟在佑的后面,怀里紧紧抱着一只灰色的兔子玩偶。“等等我...”白跑得满头大汗,长发狼狈地贴在额头上,眼里满含泪水。可是精力旺盛的男孩们根本没听见她小声的呼喊。白看着他们越跑越远的身影,“哇”地一声停住了脚步,开始嚎啕大哭。

“喂喂喂,你烦不烦啊!不是你说要跟我们出来玩的吗?你哭什...

没有人的世界里会不会孤独?
小小的女孩子茫然地走在街头。
晚上的商店街人流并不密集,不像从前——大概几十年前?或者只是十几年前?那么熙熙攘攘。偶尔有骑着自行车的孩子路过,或者散步的老奶奶来到这儿,可能会驻足观望一会儿吧,之后慢悠悠地离开。
商店街两旁的灯笼仍然点着,不过纸灯罩已经换成了薄薄的塑料。柔和的灯光洒出来,照在小路上。
店铺早就关门了——反正没有人来,只有一家卖糕点的铺子和一间居酒屋还亮着灯。
小小的女孩子摸了摸棉布裙子的兜。有几枚硬币在其中叮当作响,除此之外还有两颗玻璃弹珠和一张餐巾纸。女孩掏出了硬币,数了数。大概够买点什么填填肚子吧。
女孩的眼中燃起了一点点微弱的光亮。她向着那盏灯走去。卖点心...

Akira☆_

© Akira☆_ | Powered by LOFTER